相关文章

从灯光节到新城市名片 全国灯光产业八成广东制造

广州国际灯光节背后是一个值得广东骄傲的产业

14日夜,花城广场的灯光作品展绚丽多彩,吸引大批游客 金羊网记者陈秋明 摄

一周重磅话题 下 

文/金羊网记者 甘韵仪(除署名外)

图/金羊网记者 陈秋明

时至今年,广州国际灯光节已陪伴市民走过6年,作为城市名片,背后有庞大的产业支撑。如今,广州正以灯光节为媒介,促进世界产业与文化交流,推动城市建设以及文化产业的发展,并向世界展示中国的灯光文化实力。

A

以产业为支撑

灯光节成为文化名片

2016年,据媒体报道广东现有专业灯光音响舞台设备厂家约2000家,占全国总数的三分之二,演艺设备出口占全国总量的70%以上,产值约占行业总产值的80%。

据介绍,2008年广东演艺设备行业商会成立前,价格战等恶性竞争一度使灯光行业陷入萎缩境地。商会成立后,广东灯光行业抱团发展形成优势,逐步形成良性竞争的市场氛围,通过强强联手或者优势互补的方式,将市场做大做强。“全国70%的灯光厂家在广东,经过这些年发展,广东灯光产业不仅全国占比提升,质量、技术、创作等都领先于全国,特别广州的灯光产业。”广州国际灯光节制作人、广州市锐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黄沛凌说,广州国际灯光节作为城市名片,背后是有庞大产业支撑的。

广州市番禺区是国内最早发展演艺装备行业的地区,起步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北京奥运会、伦敦奥运会、广州亚运会、深圳大运会、南京青奥会、G20峰会文艺演出、APEC文艺演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央视春晚……均有番禺灯光产业的身影。

不仅如此,番禺还拥有了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坐落于浩洋电子总部的“国际灯光博物馆”,是世界上首座融合西方舞台灯光发展历史和中华文化的专业舞台灯光发展历史的主题灯光博物馆。

从第二届广州国际灯光节开始,一直作为灯光节承办方的锐丰企业,同样来自番禺。“2012年开始承办广州国际灯光节,是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进行灯光行业交流以及灯光文化展示,让更多不同层次的人关注这个朝阳产业。”黄沛凌说。

灯光产业为社会创造的文化价值也是有目共睹的。每年,众多市民参与这场灯光盛宴,在参与中获得艺术欣赏的乐趣。从第三届开始,锐丰开始探索以“产学研”模式延伸文化价值,例如每年都组织广州高校,以课题的形式鼓励设计。今年灯光节作品《盛世莲花》就出自广州美术学院学生之手,“学生提出天马行空的创作需求,我们组织专业人士帮其实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过程”。

B

以灯光节为媒介

文化输出获得认同

把灯光产业做成文化产业,城市灯光被赋予更多意义。“以灯光节为媒介,组委会、技术人员等得以在国际舞台中,获得平等对话的机会,助力文化输出。”黄沛凌说。

这种文化输出,首先来源于作品本身。去年7月,法国里昂灯光节组委会负责人、里昂副市长等来到广州,与广州国际灯光节组委会交流,谈及两国灯光节如何互动,广州方提出了《雨打芭蕉》这个作品概念,对方表示很惊讶。记者获悉,在《雨打芭蕉》作品中,设计师将中国风的内容与法国风的音乐结合在一起,将广东音乐的文化内涵延伸,推向世界。

这种文化输出,也来源于活动本身。在过去几年,世界三大灯光节——广州国际灯光节、法国里昂灯光节、澳大利亚悉尼灯光节,一直有密切的文化交流与互动。

以法国为例,每年广州国际灯光节,里昂都有作品到广州参展,今年来穗参展的作品为《光之树》。《雨打芭蕉》也将作为广州“使者”,出席里昂灯光节,展示中国文化的魅力。再以悉尼为例,“2013年,悉尼灯光节邀请我们组委会,以及主创团队去悉尼,参加未来几年悉尼灯光节创意概念的论坛,研讨灯光节怎么让城市更美好。之后几年,也一直作为东方国家的代表出席,输出我们的文化与创意。”黄沛凌说。

每一年的灯光节,广州还邀请世界设计师参与创作,广州的灯光作品创意团队由此获得艺术交流与切磋的机会。回看这些年,在围绕灯光节的各种文化交流中,广州国际灯光节也在不断吸收创新元素,自我提升,并文化交流为基础,促进合作,带来更多经济互动。

C 以文化为依托

灯光产业出现新业态

云知光是国内第一家灯光+互联网创业创新型公司,创始人之一的梁贺笑说,他们“肩负”着为灯光照明行业培养专业人才的重任,可以说是照明届的“蓝翔”了。作为广州国际灯光节的参与者之一,在云知光看来,广州灯光节也是用灯管提升城市价值的一个正面积极的代表作。

梁贺认为,建筑照明和艺术性照明目前存在错位。“简单来说,艺术性照明是负责用光来做艺术;建筑照明是负责把建筑照亮。”梁贺说,“原来我们讲的照明基本都是建筑照明和城市照明,就是做路灯,把城市点亮或者把建筑照亮。但随着我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对艺术性和美的需求也随之提高,反过来就要求在很多建筑照明的地方看到美的东西,而不仅仅是照亮。在这个前提之下,就有很多缺失。”比如,原来很多灯光设计师只懂得怎么把建筑物照亮,却不懂得怎么把这栋楼的照明做成艺术品,导致建筑灯饰及景观带的灯饰完全丧失传播效果。比如,一些甲级写字楼,花了很多钱,做了很多灯饰上去,结果只是把建筑变成一个打开的“电视机”,往上面“播”一些恭喜发财之类的口号,还搞得五颜六色,不仅尴尬,且毫无美感可言。

“以前LED技术发展得没有这么快,很多艺术家只会用传统方法来做艺术,就好比你只会用笔来画画,不会用光来画画。这是技术发展与内容发展的一个鸿沟。”而从培育城市美学的角度出发,云知光近年来一直在做的一块业务,就是教会艺术家怎么用光画画。

(金羊网记者 李雯洁)

D 以发展的眼光

借灯光提升城市形象

梁贺认为:“我觉得作为一个新生事物来说,广州办灯光节的正面的影响力是很大的。而且前几年我们总说,广州很难把人留下来过夜,没有一个旅游目的地把人留住,但慢慢的,我们觉得广州灯光节已经发展成一个值得你专门为她来一趟的庆典。无论是从旅游业还是从打造城市影响力来看,都是很正面的事情。”据他了解,不少内地城市组团到广州来取经,向广州学习灯光节的举办经验。

此外,综观近年来全国各地包括广州城市灯饰文化和节庆活动的发展,他认为广州的艺术照明行业发展前景看好,因为“需求量爆炸,而且见效快,一个月上马,点亮就能让群众喜闻乐见了。”但做灯和做照明工程的企业,目前与灯光节的联系相对来说比较少,照明产业主攻方向还是集中在建筑、道路、桥梁这些大宗的工程里,灯光艺术还是属于比较新的产业方向。另一方面,在他看来,广州灯光节是一个政府搭台,企业唱戏的举办模式。政府给的资源相对比较少,而承办方是一个工程公司,做舞台音响设备的公司,跟整个艺术圈、照明圈的联系相对来说比较弱,所以通过灯光节拉动灯光产业,还有相当的距离。

而从城市美学的角度来看,他也希望,政府能更多地将审美权利让步给专业,让艺术家、艺术机构更多参与。

(金羊网记者 李雯洁)

旁白》》》关于灯光节的思考

文/金羊网记者 李雯洁

在照明行业从业者梁贺看来,大众对于灯光艺术节的关注度一年更甚一年。但广州国际灯光节,从2010年走到今天第七届,除了“哇噻,真好看”,还有更多值得探讨和思考的东西。

“今年,我们特地在广州灯光节现场停留了很长的时间,除了作品以外,特别去看了看大家的表情和情绪状态,和国内最负盛名的自贡灯展一样,大部分群众的脸上,洋溢的都是欣喜。”细心的他发现,灯光节期间,珠江新城中轴线绿植以往常用的埋地灯都被临时拆除了,照树的灯都裹上了鸟巢,被移到了树上去。“不知道这是不是和此前小孩被埋地灯烫伤或者触电的新闻有关系,但我觉得这应该算是一种人文关怀的社会责任,虽然,大部分的民众丝毫不会察觉。”